他們很囂張——堵醫院、打醫生,嚴重干擾正常診療;他們很隱蔽——混在患者家屬中,自稱是患者的親戚;他們很“給力”——總能爭取到高額的“賠償”;他們很狡詐——原本支付給患方的錢,卻被他們瓜分走大半。他們就是職業醫鬧。
  記者近日在廣東、安徽、湖北等省採訪瞭解到,職業醫鬧已經成為干擾醫院正常診療、造成醫患關係進一步緊張的重要因素。醫鬧一本萬利的“生意”也越做越大。
  從“潛伏”到“策劃”

  全程操控醫患糾紛
  “醫務科還不知道哪個病人死了,醫鬧就已經找上門了。”安徽一家大醫院的醫患調解中心負責人告訴記者,職業醫鬧消息十分靈通,醫院內外都有眼線“潛伏”,截獲患方消息後立刻介入,甚至“人還沒死,就已經開始策劃鬧事了”。
  護工、開電梯的、清潔工等勤雜人員都可能是職業醫鬧收買的“眼線”,ICU、大外科、產科等等是職業醫鬧眼中“生意多”的科室,他們不惜派出專人在這裡蹲守。“基本上,病人一死,醫鬧當天就知道了。”湖北武漢一家醫院ICU醫生苦笑著說。
  有次在一家醫院附近,記者親眼目睹一個小飯館的老闆收了職業醫鬧的“信息費”。“就是叫我打聽一下來這吃飯的家屬,病人病情怎樣,需不需要他們‘幫忙’,給家屬們留個他的手機號。”該老闆說。
  扮“親戚”裝“圍觀” 

  該出手時就出手
  “醫鬧”都是一上來就大打出手?這你可想錯了。多家醫院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職業醫鬧真正的“頭”都藏得很深,很少有直接參与現場鬧事。而即使是“鬧”,他們也分工明晰、極其狡猾。
  一般來說,停屍、拉橫幅、堵在醫院門口哭鬧的都是老太太,另有七八個壯漢混在圍觀者中,一旦院方保安驅趕鬧事者時,這些壯漢就會“挺身而出”阻攔保安,一邊還高喊“醫院打人了!欺負老人家!”博取圍觀群眾同情。
  即使是警察也對職業醫鬧十分頭疼。“沒有證據證明他們是職業醫鬧,他們都‘撇’得很乾凈,都說是看醫院保安對老太太動手上去拉架的,最多以尋釁滋事拘留數日。”武漢一名派出所民警說。
  而只有到醫患雙方談判時,職業醫鬧才會偶爾露出馬腳。安徽省一家醫院醫務處處長有著多年與“醫鬧”打交道的經驗,他總結,談判時“那個態度最惡劣、開口漫天要價、院方試圖緩和氣氛時就會用污言穢語辱罵醫生的”往往是職業醫鬧。
  據記者採訪瞭解,這些出面鬧事的老太太和壯漢都是雇來的,參與談判的可能僅僅是職業醫鬧的小頭目,真正在事件背後策劃的“高人”依然是個謎。
  “在多起醫鬧事件中,從患方提供的訴求書、擬定的賠償協議我們可以推斷出,幕後策劃者應該非常瞭解醫院內情,而且懂得法律知識、醫療知識。不揪出他們,‘醫鬧’不會消停。”廣東省醫師協會維權工作委員會委員劉孟斌說。
  訛“巨款”要“分成” 

  生意越做越“紅火”
  “大鬧大賠、小鬧小賠、不鬧不賠。”——職業醫鬧摸清了醫院在醫患糾紛中的無奈,將“鬧”與“賠”的正比模式利用到極致,瓜分醫院給患方的補償款。
  2012年,廣東省東莞市發生一起醫療糾紛,由於職業醫鬧的介入,最後醫院不得不支付了30萬元的賠償款。而事後醫調委瞭解到,患者家屬僅僅拿到了3萬元,其他都被職業醫鬧瓜分了。
  “兒子看病借了一屁股債,他死後,醫院賠了不少錢,但‘醫鬧’掐去了一大半。剩下的錢還不夠還債的。”有患者告訴記者,他們找職業醫鬧的後果卻是人財兩失。
  “職業醫鬧的目的很明確,他們就是為了從中牟利。”劉孟斌說,部分“醫鬧”組織甚至帶有黑社會性質。如果患方拿到賠款後不同意支付他們要求的數目,就會使用威脅、騷擾等方式逼迫患方。據新華社他們很囂張——堵醫院、打醫生,嚴重干擾正常診療;他們很隱蔽——混在患者家屬中,自稱是患者的親戚;他們很“給力”——總能爭取到高額的“賠償”;他們很狡詐——原本支付給患方的錢,卻被他們瓜分走大半。他們就是職業醫鬧。  記者近日在廣東、安徽、湖北等省採訪瞭解到,職業醫鬧已經成為干擾醫院正常診療、造成醫患關係進一步緊張的重要因素。醫鬧一本萬利的“生意”也越做越大。
  從“潛伏”到“策劃”

  全程操控醫患糾紛
  “醫務科還不知道哪個病人死了,醫鬧就已經找上門了。”安徽一家大醫院的醫患調解中心負責人告訴記者,職業醫鬧消息十分靈通,醫院內外都有眼線“潛伏”,截獲患方消息後立刻介入,甚至“人還沒死,就已經開始策劃鬧事了”。
  護工、開電梯的、清潔工等勤雜人員都可能是職業醫鬧收買的“眼線”,ICU、大外科、產科等等是職業醫鬧眼中“生意多”的科室,他們不惜派出專人在這裡蹲守。“基本上,病人一死,醫鬧當天就知道了。”湖北武漢一家醫院ICU醫生苦笑著說。
  有次在一家醫院附近,記者親眼目睹一個小飯館的老闆收了職業醫鬧的“信息費”。“就是叫我打聽一下來這吃飯的家屬,病人病情怎樣,需不需要他們‘幫忙’,給家屬們留個他的手機號。”該老闆說。
  扮“親戚”裝“圍觀” 

  該出手時就出手
  “醫鬧”都是一上來就大打出手?這你可想錯了。多家醫院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職業醫鬧真正的“頭”都藏得很深,很少有直接參与現場鬧事。而即使是“鬧”,他們也分工明晰、極其狡猾。
  一般來說,停屍、拉橫幅、堵在醫院門口哭鬧的都是老太太,另有七八個壯漢混在圍觀者中,一旦院方保安驅趕鬧事者時,這些壯漢就會“挺身而出”阻攔保安,一邊還高喊“醫院打人了!欺負老人家!”博取圍觀群眾同情。
  即使是警察也對職業醫鬧十分頭疼。“沒有證據證明他們是職業醫鬧,他們都‘撇’得很乾凈,都說是看醫院保安對老太太動手上去拉架的,最多以尋釁滋事拘留數日。”武漢一名派出所民警說。
  而只有到醫患雙方談判時,職業醫鬧才會偶爾露出馬腳。安徽省一家醫院醫務處處長有著多年與“醫鬧”打交道的經驗,他總結,談判時“那個態度最惡劣、開口漫天要價、院方試圖緩和氣氛時就會用污言穢語辱罵醫生的”往往是職業醫鬧。
  據記者採訪瞭解,這些出面鬧事的老太太和壯漢都是雇來的,參與談判的可能僅僅是職業醫鬧的小頭目,真正在事件背後策劃的“高人”依然是個謎。
  “在多起醫鬧事件中,從患方提供的訴求書、擬定的賠償協議我們可以推斷出,幕後策劃者應該非常瞭解醫院內情,而且懂得法律知識、醫療知識。不揪出他們,‘醫鬧’不會消停。”廣東省醫師協會維權工作委員會委員劉孟斌說。
  訛“巨款”要“分成” 

  生意越做越“紅火”
  “大鬧大賠、小鬧小賠、不鬧不賠。”——職業醫鬧摸清了醫院在醫患糾紛中的無奈,將“鬧”與“賠”的正比模式利用到極致,瓜分醫院給患方的補償款。
  2012年,廣東省東莞市發生一起醫療糾紛,由於職業醫鬧的介入,最後醫院不得不支付了30萬元的賠償款。而事後醫調委瞭解到,患者家屬僅僅拿到了3萬元,其他都被職業醫鬧瓜分了。
  “兒子看病借了一屁股債,他死後,醫院賠了不少錢,但‘醫鬧’掐去了一大半。剩下的錢還不夠還債的。”有患者告訴記者,他們找職業醫鬧的後果卻是人財兩失。
  “職業醫鬧的目的很明確,他們就是為了從中牟利。”劉孟斌說,部分“醫鬧”組織甚至帶有黑社會性質。如果患方拿到賠款後不同意支付他們要求的數目,就會使用威脅、騷擾等方式逼迫患方。據新華社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長野

qu67quhrq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