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4月1日電 音樂人高曉松近日推出新作《魚羊野史•第一卷》。談到“歷史觀”,高曉松引述美國曆史大師威爾•杜蘭特的觀點“大部分歷史是猜的,剩下的都是偏見”,而本書則儘力為讀者呈現一個“不整容、不化妝、素顏的歷史”。
  按“天”索驥講述“歷史上的今天”
  《魚羊野史》系列圖書共分為六冊,按“天”索驥,講述每一天在歷史上發生的大事、趣事,“第一卷”所涉時段從1月1日到2月28日。
  《魚羊野史》系列圖書脫胎於2013年東方衛視的一檔節目《曉松說——歷史上的今天》,該書是節目的未刪節版。談到將節目文字結集出版,高曉松說:“因為電視播出的時長限制,也因為大眾平臺的尺度制約,播出版剪掉了很多”。他還自嘲稱“形象不夠悅目、北京口音濃重,錯過不少觀眾”,“故此將文字結集出版,希望能和更多人分享知與識、藝與術、成長與思考”。
  此書所講歷史,與嚴格考據的歷史學問不同,高曉松的說法是“無門無類,凡舉政治、軍事、科技、文藝、體育甚至天文地理古董迷信,雜七雜八,信馬由韁,點到即止” 。
  不辯是非呈現“素顏的歷史”
  “歷史的歪曲,一是直接抹殺事實,另一種是事實就在這,卻臆造動機。同一件事,動機不同,描述也差得很遠了。” 因此,高曉松說“我只說事實,至於是非,大家自己判斷。”
  談到《魚羊野史》這一講史系列秉持的“歷史觀”,高曉松引述上一代美國曆史大師威爾•杜蘭特的觀點“大部分歷史是猜的,剩下的都是偏見”。高曉松表示,在書中儘力呈現給讀者一個“不整容、不化妝、素顏的歷史”。高曉松進一步解釋:“歷史觀說來說去就那麼幾種,這(杜蘭特觀點)是我比較信的一種史觀。我在《魚羊野史》海報上寫了一句話,‘歷史不是鏡子,歷史是精子,犧牲億萬,才有一個活到今天’,而留下來的有些還長擰巴了。胡適先生說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是很多時候歷史變成了一個整過容的大媽。”
  關註藝術領域人文情懷貫穿始末
  《魚羊野史》以“歷史上的今天”為考察坐標。高曉松揀取的“點”,有發生在每一天的重大歷史事件,如中華民國成立、北平和平解放;也有對人們生活風俗產生影響的事件,如美國頒佈禁酒令、澳門開放博彩經營權等。此外,高曉松在書中尤其關註藝術領域,如披頭士在美國紐約首演、三毛去世、北野武生日等。書中用大量筆墨解讀發生在文學、哲學、電影、音樂等藝術領域的人物事件。
  對於人類歷史的發展,高曉松在書中提出一個觀點:“我覺得整個人類歷史的展開,就是科學和藝術以平行線的方式交替解釋人與自然。現在是科學的最大發展時期,以互聯網為代表的高新科技,以最快的速度改變著人類的生活。等科學再一次撞到南牆,藝術又會超越科學,解釋人類的新問題。那時候才會出現嶄新的文學、哲學,嶄新的電影,嶄新的繪畫流派和音樂。”當談到藝術再次解釋世界的那一天,高曉松則說:“我很期待那一天,最好在我有生之年。”
(原標題:高曉松談歷史:很多時候歷史變成了整過容的大媽)
創作者介紹

長野

qu67quhrq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