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6月10日電 據外交部網站消息,9日晚,國家主席習近平特使、外交部長王毅在結束對印度正式訪問之際,在新德里接受印度CNN-IBN電視臺專訪。王毅表示,邊界問題是西方殖民者遺留下來的問題,必須要面對。但不是中印關係的全部,要把這一具體問題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上。兩國關係越發展、兩國互信越深入,我們就能為解決邊界問題創造更好的條件,提供更好的氛圍。
  以下是答問內容:
  您今天會見了莫迪總理,莫迪總理也曾多次訪華,您對莫迪總理印象如何?
  我今天是第一次見到莫迪總理,但是早有耳聞。由於他多次到過中國,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雷厲風行,對振興自己的國家,對發展經濟有著強烈願望,充滿了能量。我跟他探討了很多如何加強中印關係的課題,我們談得非常投機。
  我相信在莫迪總理為首的印度新政府領導下,印度將在現有成果基礎上更加大踏步地邁向民族振興的目標。作為最大的鄰國,我們將在這一進程中與印度人民站在一起。
  您剛纔說莫迪總理雷厲風行,與上一屆印度政府相比,他在有關問題上是否有可能採取更加強勢的政策?
  我不能介入你們的內政。中印關係取得的成果是兩國曆屆領導人和兩國人民,包括國大黨和印度人民黨,持續推動取得的。同時,我們對印度新一屆政府充滿期待。中印是天然的合作伙伴,我們有巨大的合作潛力和空間可以去挖掘,現在需要的就是雙方坐下來,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我們要捲起袖子來,一起工作,推動我們兩國共同發展。
  您談到對印度政府有很大的期待。您昨天和斯瓦拉吉外長進行了長達3小時的會談,都涉及了哪些具體內容?
  我們希望中印兩國把發展理念對接起來,把兩國發展戰略對接起來,把兩國的發展優勢對接起來,把兩國經濟增長的引擎發動起來。我列舉一個數字。去年我們之間的貿易額是650億美元,但是跟去年中國4萬億美元和貴國8000億美元的貿易額相比,650億太少了。它跟我們兩國市場的規模和潛力相比,跟兩國人民的需求相比,是完全不相稱的,這裡蘊藏著巨大的需求。
  您說得對,印中兩國需要加強合作。如果兩國合作能處理好邊界問題,那麼這種合作、這種增長就更具前景。中印兩國在解決邊界問題上有沒有可能建立一個時間表,在一個確定的時間內解決這個問題?
  邊界問題是西方殖民者遺留下來的問題,我們必須要面對它。經過十多年的努力,我們雙方已經確立瞭解決邊界問題的指導原則,現在進入了第二階段,就是制定解決邊界問題的基本框架,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階段。我們願跟印度方面相向而行,加快談判,盡可能找到公平合理、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辦法。同時我要說的是,邊界問題並不是中印關係的全部,我們要把這一具體問題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上。兩國領導人也達成了重要共識,即我們首先要共同維護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不使邊界問題影響兩國關係的正常、整體發展。兩國關係越發展、兩國互信越深入,我們就能為解決邊界問題創造更好的條件,提供更好的氛圍。
  儘管如此,但還是有一些事情,如去年發生在天南河谷的對峙,長達21天。如果未來再次發生這種事情,應如何處理?中方在各自實控線附近加強防禦性設施建設,也使印方感到擔憂。
  首先,發生該事件是雙方不願看到的。第二,我們要盡可能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第三,一旦發生一些情形,要及時通過目前健全的各個層次邊境事務磋商機制,迅速進行友好商談,穩妥處理。
  您提到的機制中包括了兩國邊界事務特別代表會晤機制。印方是否向您確認了現任的國家安全顧問將繼續擔任印方的特別代表?兩國特代什麼時候能再次會晤?
  我現在還沒有得到這方面的具體信息,但我相信印度政府很快會確定新特代人選。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簽署了邊防合作協議,兩國各個層級在邊境地區的接觸渠道是非常完整、健全的。
  印中兩國仍背負1962年邊境地區衝突的歷史包袱,印度相當一部分人對中國還存在疑慮。有鑒於中國正在不斷崛起,兩國還會再次發生衝突嗎?
  中國崛起是世界上和平力量的崛起,印度崛起同樣也是和平力量的崛起,中印兩國的崛起和聯手將使這個世界更加均衡,這是件好事情。我們是戰略合作伙伴,而且是長久的戰略合作伙伴,我們之間需要的是合作,而不是衝突。
  我對此很受鼓舞。兩國關係另一個重點是經貿關係。現在印度政府的一個重點領域是發展基礎設施,包擴道路、港口和鐵路,中國是否做好這方面的投資準備?
  我今天向莫迪總理表示,要把兩國的優勢結合起來。印度的優勢是軟件、服務業、醫葯等,中國的優勢是基礎設施和製造業。我要告訴你的是,中國的高速鐵路是全世界最長的,有1.1萬公里。中國的高速公路總長10萬多公里,也是全世界最長的。在同等條件下,中國建設高速鐵路的技術、設備、經營管理都是世界一流的,具有最強的競爭力,不怕跟任何國家公平競爭。我們有能力、有意願與印度一起合作,互利共贏。
  印方有沒有向中方提出具體倡議改進雙邊貿易不平衡狀況?
  我們一直在討論這一問題。雙方達成的共識是,我們不應通過減少貿易緩解不平衡,而是要擴大貿易,在這一過程中實現積極平衡。當前我們應盡可能採取促進兩國貿易便利化的措施,下一步則要下決心探討並簽署雙邊自貿安排,這完全符合兩國的根本和長遠利益。
  談到兩國經貿合作,其中一個難點是中國一直向印控克區和“阿邦”人員發放另紙簽證。為什麼中國要採取這樣的政策?
  這是一個具體問題。雙方在中印東部邊界問題上確實存在爭議,這是一個客觀事實。為了滿足這一地區居民出行的需要,我們從善意和靈活角度出發,採取另紙簽證辦法,這樣可以不影響他們出行。我們還可以繼續通過兩國領事磋商來探討這一問題。
  因為這一政策還是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導致中印部分防務交流被迫取消,也使得印新政府感到不舒服。印度反對派也提出為什麼中國不對其他有領土爭議的國家發放另紙簽證?
  我們跟14個國家陸地接壤,已經跟12個國家完成了陸地邊界談判,只剩2個國家沒有完成,一個是印度,另一個是不丹。因此這一問題在中國和其他國家關係中不是很突出。我們不能用消極的態度看待這一問題,而是要用積極的態度去看待它。從根本上講,我們要不斷創造條件,儘快解決邊界問題。這樣,這些問題就不存在了。
  如果印度新政府不希望繼續另紙簽證政策,中國是不是有可能重新審視一下這一政策?
  我們希望在不影響兩國各自在邊界問題上立場的前提下尋找一種雙方都能接受,為當地民眾出行提供方便的辦法。我們認為目前實施另紙簽證政策就是一種靈活性的表現。同時,我們應看到更大範圍的兩國人員正常交往以及如何為他們提供便利的問題。我舉個例子,中國的技術工程人員要到印度從事工程建設,但是半年以上拿不到簽證,這使他的工作無法繼續。我不是抱怨什麼,我覺得這是雙方需要改進的地方。我再給你舉個數字。去年一年中國出境9800萬人次,但是中國到印度來只有15萬人次,這個數字太小了,完全跟我們的規模和相互需求不相稱。
  您剛纔也提到兩國要共同努力簡化簽證。我想兩國還有一個合作的領域,那就是反恐。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剛對中國進行了訪問,中國一直表示巴基斯坦是全天候朋友。中國是不是有可能加大對巴影響,促巴加大在反恐上的合作?
  恐怖主義是人類共同的敵人,中國也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印度、巴基斯坦也是,中印巴三國有共同的反對恐怖主義的需要。巴基斯坦方面已經明確向我們表示,要堅決打擊一切恐怖主義,我們也願意跟印度加強打擊恐怖主義合作。三方有這樣一個共同的目標,就可以加強溝通,減少誤解,盡可能加強協調,這符合我們三方的共同利益。最近謝里夫總理專程到新德里出席莫迪總理的就職儀式,我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情。我們非常希望印巴之間改善關係,因為你們兩國都是我們的好朋友。
  中國在巴控克區與巴基斯坦開展合作,特別是部分工程人員有軍事背景,您覺得印方的擔憂是不是有道理?
  中國在克什米爾問題上持客觀立場,我們希望印巴之間通過對話和協商解決這一問題。我們的工程技術人員全世界各地都有,包括大部分國家、地區。在克什米爾地區也有一些中國的工程,但我要告訴你的是,這些工程完全用於改善民生。有些說法說有中國軍事人員在裡面,我告訴你這不是事實。也許是我們有些民工穿著商店里買的迷彩服,但他們是老百姓。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近期表示印度不應對南海局勢表示擔憂,但印度有一半以上貿易是通過南海進行的。如南海形勢升溫,將影響印度的貿易。
  我首先要告訴你,在南海的航行自由沒有任何問題,這實際上也完全符合中國的利益。第二,南海的整體形勢是穩定、和平的。第三,至於我們跟個別國家存在的爭議,我們願意通過平等協商和談判來尋求妥善的解決。
  那麼您認為中國同日本和越南等國在東海和南海的爭端會不會使印度在這個問題上需要採取一個立場?
  我想恐怕不會出現這種可能性。只要日本和越南不再採取進一步單方面向中國挑釁的行動,事情就可以平息。比如說我們在西沙群島的毗連區里打井,這完全是中國主權範圍內的事情,但越南方面派大量船隻長途奔襲進行干擾和破壞,我們不得不派船加以保護。如果越南不派船來干擾,那就什麼事情都沒有。越南在中越爭議海域單方面打井打了20年了。我們在自己的海域打一口井為什麼不行呢?這個世界還有沒有公理?
  是不是能確保局勢不再升級?
  我們當然願意通過直接對話來解決目前存在的局部緊張。不過,我也要告訴你,這不是一家的事情,不是光中國方面有積極願望就能實現的,需要雙方相向而行。問題複雜在什麼地方?在於跟這個爭議沒有關係的國家不斷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這是現在問題的癥結之一。
  對,僅僅一方的努力是不夠的,需要雙方的努力才能解決。去年李克強總理首訪首站選擇印度,而莫迪總理首站是不丹,之後會去日本,中國感到失望嗎?
  我想中印關係有著強有力的基礎,有著相互的信任,我們已經感受到莫迪政府給予中國的重視。當然,如果印度媒體和人民都覺得莫迪總理應該更早到中國訪問,我們舉雙手歡迎。
  有一種說法認為,美國正鼓動印度遏制中國,而據說莫迪總理與日本總理安倍有私交。中國對日益升溫的印美、印日關係擔心嗎?
  今天印度領導人明確告訴我,印度堅定奉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印度把同中國的關係作為他們外交的優先方向。我想中印互為兩大鄰國,我們之間加強交往,深化信任,拓展合作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對我們雙方都有利。重要的是,中印友好要得到印度人民和中國人民更為強有力的支持。
  您剛纔談到了互信。涉藏問題會影響中印之間的互信嗎?
  涉藏問題當然是中國的重大關切,我們希望印度方面能處理好這個問題。我想這也是一個為鄰之道,鄰居之間相處應該相互體諒,照顧對方的關切。實際上,在2003年瓦傑帕伊總理訪華期間,中印兩國經過會談,增進了相互瞭解。我作為當時的中國副外長,同印度的國家安全顧問進行了很長時間談判。印方明確承諾西藏自治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一部分,印度方面不會允許藏人在印從事反華活動。這次莫迪政府又重申了當年作出的承諾。這是印度政府既定的政策,我們希望並相信莫迪政府也會堅守這一政策。
  但是美國提出中方應同達賴無條件重啟對話,這是不是可以接受?
  美國方面應該跟達賴講:達賴應放棄任何企圖謀求西藏獨立的言行。
  我去年曾經有幸訪華,接觸了很多中國年輕人,他們很喜歡寶萊塢的電影。這是不是兩國合作中新的領域,讓更多寶萊塢電影進入中國?
  當然,電影《大篷車》二、三十年前風行中國,我也看過。現在寶萊塢的電影在中國很受歡迎,我覺得它非常形象地展現了印度文化光明燦爛的一面,我也希望中國電影更多地進入印度。我想這也是亞洲振興從文化意義上講不可或缺的一個內容,中印雙方需要共同努力。  (原標題:王毅:邊界問題不是中印關係全部)
創作者介紹

長野

qu67quhrq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