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記者 莫小松 法制網見習記者 馬艷 法制網通訊員 周磊 方中群
  將越南大米通過中越邊境非設關地偷運入境,將越南包裝換成國內包裝,越南大米就變成“中國大米”,堂而皇之在國內市場銷售。今年以來,廣西南寧海關在打擊大米等農產品走私“綠風”專項行動中,連續破獲了4起“GN”系列涉嫌走私大米大案,一舉打掉了10個涉嫌走私大米的偷運走私犯罪團夥,涉案大米共4.87萬噸,總案值約2.9億元,涉嫌偷逃稅款約1.21億元,抓獲涉案團夥主要犯罪嫌疑人38人。
  貨車越過界河偷運越南大米
  2014年9月2日凌晨,30歲的唐某在廣西防城市那良鎮灘散村的家中被海關緝私警察抓獲,他涉嫌以“保貨”的方式從非設關地偷運走私越南大米入境。中越界河上游枯水時,部分河段水深僅僅幾十釐米,為便於走私,唐某等走私分子便在河床上鋪上水泥預製板,組織貨車直接越過界河非法出境到越南境內裝載越南大米,然後伺機走私入境,再運至防城、欽州等地囤積。
  “2014年7月至8月間,我們多次在防城、東興等地抓獲運輸走私大米的貨車,而且大米包裝相同。”東興海關緝私分局副局長曾文寧說,“這種情況非同尋常,通過對貨車司機的詢問,我們瞭解到,有人在組織將越南大米從非設關地走私進境。”
  經過數周的排查,海關緝私人員終於在東興市周邊發現了犯罪分子的蛛絲馬跡。“走私地點隱藏在遠離公路村落里,走私分子利用一家木材廠的圍牆擋住了通道入口。”東興海關緝私局的偵查員說,但狡猾的走私分子精心挑選位置,並不斷變換地點,給偵查工作造成了困難。
  “唐某是以‘保貨’的方式走私,他幫貨主把大米運至東興市或者防城港市,每噸掙270元至410元,但是如果中途被執法部門抓獲,每噸就得賠償3000元左右。”曾文寧介紹說,被抓的“成本”是很高的,為防止被抓,唐某雇佣了專人在重點路段“看水”,只要有“可疑情況”,立即就會通風報信。
  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人。海關緝私人員鎖定走私通道後,立即開展偵查,通過細緻縝密的工作,迅速將通過非設關地跨境偷運走私的鏈條摸排清楚,並搜集到足夠的證據,只待合適時機就可以收網抓捕相關嫌疑人。
  9月2日凌晨,抓捕時機成熟,南寧海關在地方公安機關的配合下,出動100餘名精幹警力,在廣西防城港市、東興市和欽州市三地同時開展代號為“GN1416”的集中抓捕行動,一舉打掉5個走私大米團夥,抓獲包括唐某在內的主要犯罪嫌疑人14名。
  ???換包裝冒充國產大米進市場
  犯罪嫌疑人彭某的家在防城港市的一個糧食市場里,一樓的臨街鋪面開著一家米店,店內堆著近百包大米,大米包裝顯示生產廠家是廣西南寧某大米廠、湖北隨州某大米廠等,和當地其他米店並無不同,但是穿過鋪面走進內堂,緝私警察在國內包裝袋的下麵卻發現大量印著紅色公雞圖案和越南文字的越南米袋。
  “這些大米多為低等級的越南米,價格比國內一般大米便宜不少。不法分子將其走私入境後,與國內的大米摻雜在一起,冒充國內大米銷售以謀取暴利。”海關緝私民警介紹說。由於走私大米運輸、倉儲條件較差,大多還經過倒袋更換包裝,容易導致部分大米發黴變質,品質難以保障。
  在當天的行動中,海關緝私人員端掉走私大米囤積倉庫3個,現場查扣涉嫌走私入境大米72.2噸及書證、物證一批。
  海關緝私人員經初步查明: 5個走私團夥為非法牟取暴利,在越南訂購大米後,先通過廣西防城港市防城區那良鎮一帶中越邊境非設關地將大米偷運走私入境,再運至廣西防城港市防城區附近一帶和欽州市區內的倉庫囤積並更換包裝及規格,後通過大貨車運往廣西南寧市等地銷售。
  曾文寧介紹說,“據初步審查,這5個涉案團夥共涉嫌走私大米1.1萬噸,總案值約7800萬元,涉嫌偷逃稅款約2300萬元。”。在海關強大的打擊壓力下,截至9月10日,涉及此案的另2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另有4名情節較輕的違法人員主動到東興海關緝私分局交代違法事實。
  打擊大米走私需多方聯動
  今年以來,南寧海關於3月31日在廣西南寧市和東興市等地破獲了“GN1405”走私大米案,於7月29日在廣西南寧市和崇左市的龍州縣、大新縣等地破獲了“GN1412”走私大米案,於8月14日在廣西南寧市和崇左市龍州縣破獲了“GN1414”走私大米案。
  “加上‘GN1416’,南寧海關今年以來一共破獲了4起‘GN’系列涉嫌走私大米大案,一舉打掉了10個涉嫌走私大米的偷運走私犯罪團夥,涉案大米共4.87萬噸,總案值約2.9億元,涉嫌偷逃稅款約1.21億元,抓獲涉案團夥主要犯罪嫌疑人38人。”南寧海關緝私局副局長兼東興海關緝私分局局長廖可夫介紹說。
  海關等執法部門的強力打擊已經使廣西中越邊境大米走私形勢得到有效遏制,然而由於目前境內外大米還存在較大價差,國內市場還存在巨大需求,使得大米走私有利可圖,打擊大米走私還面臨著較大壓力。
  糧食安全事關經濟社會健康發展和人民群眾切身利益,大米走私活動必須狠打嚴打、綜合整治。
  據南寧海關副關長兼緝私局局長、廣西自治區打私辦副主任李寶權介紹,廣西的大米走私活動錶面上看是分散的、零星的越境偷運,實際上大部分都是在專業化走私團夥的策劃、操控下進行的有組織、有預謀的團夥走私犯罪活動。廣西中越陸路邊境線長,地理環境複雜、特殊,缺少天然屏障和物理隔離設施,非法進出境碼頭、便道眾多,局部地區容易被走私分子利用從事走私等違法犯罪活動,管控、打擊難度非常大。
  李寶權稱,邊境走私僅僅是跨境走私犯罪整個複雜鏈條中的一個環節,還涉及到國內運輸、倉儲、銷售等市場流通多個環節,涉及邊境管控、市場監管、質量監督、食品安全等多個部門。因此,一方面,既需要海關等職能部門將打擊的重點和鋒芒對準幕後走私團夥,打掉團夥,搗毀窩點,摧毀網絡。同時,也需要各地政府充分發揮基礎性作用,組織相關執法部門各司其職,多方聯動,齊抓共管,形成“海上抓、岸邊堵、路上查、市場管、處罰嚴”的反走私綜合治理良好局面,才能更有效地遏制大米走私活動。
  法制網南寧9月12日電  (原標題:廣西打掉中越邊境10個涉嫌走私大米的犯罪團夥)
創作者介紹

長野

qu67quhrq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