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廣州11月26日電 (記者邱明 陳冀)廣州市日前翻出以往規定,要求外來人口三個工作日內須做相關登記,否則相關方將受到處罰。消息一經披露,引起網民嘩然。
  隨著人口流動越來越頻密,這些“舊嚴規”真能管住“新流動”嗎?倘若真的嚴格遵守執行,配套服務措施是否到位?有沒有其他更先進有效的措施呢?
  “三天登記”並非“新規”
  廣州市政府日前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來穗人員居住登記工作的通告》,要求外來人員應自到達居住地之日起3個工作日內持本人居民身份證或者其他有效身份證明,向所在街道(鎮)或者社區(村)來穗人員服務管理機構申報居住登記或者居住變更登記。
  面對鋪天蓋地的批評和爭議,廣州市來穗局25日舉行新聞發佈會,回應稱通告內容是摘錄梳理《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廣東省流動人口服務管理條例》《廣東省租賃房屋治安管理規定》《廣州市流動人員管理規定》《廣州市房屋租賃管理規定》等法律法規中有關居住登記的條文,並沒提出新的規定要求,完全按照上位法要求去做。
  廣州市來穗局表示,按照有關條例,流動人口未按規定申報居住登記和居住變更登記的,將由公安機關予以警告,責令限期改正;出租屋主、中介機構、物業服務企業等不按時報備外來人口租住信息將面臨最高1萬元的處罰。
  來穗局局長陳紹康說,從今年11月至明年5月,廣州市將用近半年時間,全面核查登記來穗人員和出租屋基礎數據,摸清“人屋”底數,研判來穗人員的基本現實需求,使他們更好地共享廣州經濟社會發展成果。
  網民質疑可操作性
  不少網民質疑,三天登記時間太短,而短暫停留也要登記太嚴格,易造成探親訪友諸多不便。
  陳紹康對此回應稱,從掌握人口流動信息和治安管理角度來看,3個工作日內進行居住登記有必要,如同在賓館、酒店、旅店、招待所等旅館業住宿要按照有關規定實時辦理旅館業住宿登記一樣;同時,就醫、出差、旅游、探親的來穗人員已在賓館、酒店、旅店、招待所等處辦理住宿登記,不需再重覆居住登記。
  但一些網民仍質疑登記細節不清晰。有網民提出,如果來穗訪友,三天住在不同朋友的家裡,沒住過賓館酒店,是否需要登記、到哪一個朋友所在地登記,這些細節都沒有明確。還有網民質疑,流動人口不登記將被警告、責令限期改正,如此處罰既不具有太大威脅,三天后人走了,政府部門也找不到人處罰。
  面對質疑,來穗局並未正面回應,而是強調出租屋主、中介機構、物業服務企業的相應責任和處罰措施。陳紹康說,來穗人員絕大部分都居住在出租屋內,出租屋主能及時掌握居住人員變動情況,因此要按照“誰受益,誰負責”的原則,明確出租屋主責任,服務管理才能更到位。
  來穗局此前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年底,廣州登記在冊流動人口686.7萬人,按照一定漏登率測算,廣州實際居住流動人口為837萬人左右。
  不少網民質疑,面對如此規模的流動人口和流動頻率,來穗人員服務管理機構能否承受如此繁重的工作?
  陳紹康對此回應稱,這次核查登記不是重新對外來人員集體全員登記,而是在日常已登記的711萬外來人員的基礎上,補登漏登、更新錯漏的來穗人員信息。“我們完全有信心能做好此次信息登記錄入工作。”
  據介紹,廣州市建立了四級來穗人員服務管理網絡,全市共有172個街(鎮)流動人員管理服務中心、1063個社區(村)流動人員出租屋管理服務站,目前有1.1萬人負責具體工作,同時使用流動人員信息系統、流動人口自助申報平臺,配套使用二代身份證讀卡器等手段高效準確登記錄入有關信息,每位外來人員居住登記和辦證時間平均只需要5分鐘。
  “老規矩”能否跟上新形勢?
  廣州市一直都有外來人員登記制度,不同街道規定有所不同。有的規定24小時內就要登記,有的要求3至7天內自動申報,有的要求3天內“報到”,但這些規定一直並沒有強制執行。
  而廣州這次下發通告,雖然此前曾在網上征求公眾意見,但由於未向媒體通報,大部分市民對此毫無準備。多年前的“老規矩”為何被重新強調?不少專家和廣州老市民感到不解。
  廣東省社科院社會學與人口學研究所所長鄭梓楨說,流動人口需要登記的規定,改革開放之前執行嚴格,改革開放之後也有要求,但並未嚴格執行,主要針對外來務工人員,而不是一般往來人員;這次廣州匆匆“翻出來”,“沒有盡到責任”。
  陳紹康承認,來穗人員居住登記工作制度已實行10多年,是開展服務管理的有效措施;但因為外來人員流動性大,需要持續、常態化的登記管理,靠突擊式或集中式的登記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外來人員底數不清的問題。來穗局數據顯示,去年外來人員隨機抽查登記率僅為78%,很多外來人員沒有登記納管。
  廣州市來穗局今年1月才掛牌成立,是廣州最年輕的正局級單位,經常強調“流動人口管理壓力大”。陳紹康表示,希望通過這次核查登記工作,各地各部門對來穗人員和出租屋信息登記建立制度,制定配套政策,將居住證和享受公共服務掛鉤,形成工作合力,建立信息登記長效機制,使外來人員和出租屋信息數據始終保持準確、鮮活。
  鄭梓楨等專家對此表示,作為超大城市,廣州進行城市人口管理是必要的,迫切需要掌握流動人口詳情的壓力可以理解,但把“老規矩”請出來能否適應新形勢、是否還有更好的辦法仍值得商榷。
  “一個好的政策必須具有可操作性。國外不少大城市流動人口管理很完善,但至少我沒聽說過有公開要求外來人員三天登記的規定。”鄭梓楨說,“要拿到流動人口數據是不是還有更好的辦法?如此匆忙推出,到底是便民還是擾民?這些都需要檢討。”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長野

qu67quhrq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